当前位置:吩努听书网 > 都市情缘 > 失乐泉

第4章失约

整个评标工作在最后一天,突然变得更加忙碌,开始的安排是每个评委查阅应标合作商提供的应答书,各评委根据评分表对合作商资质、收入规模、历史经验.团队能力、服务承诺等各项标准,逐项打分。

仕超认为“团队能力“这一项完可以主观判断,不必累手累眼的去翻看标书资料了,天知道他们能力好还是坏,提供一堆学历证书就代表有能力?

可是评标工作快要结束时领队的大姐发布了一条消息,令仕超的笔不敢随意乱写。通知说,根据公司强化管理与嵌入式风险防范的需要,评委给出的分数必须严格依据标书中的客观证据,并接受三年内的事后审计!

仕超本来要履行承诺给泉灵小姐的,哦不,是赖秃头的那家广告公司打最高——90;但其实他们公司的团队人员学历都是中专,按标准只能得60分。

听了审计这个词,他想起前几任领导都是被审计撸下去的。经再三考虑.他的笔还是将写好的90数字划掉,改回了60,很简单,他不想丢掉这份工作;

但此后,他再也不敢看泉灵的眼睛,装做忙碌不再抬头。他想好了,万一有一天星瀚广告没中标,泉灵追问起来就说这家公司报价太高了。

中午时分,泉灵故意走过来,轻声问:分,打完了吗?

仕超明白她的意思,低着头回答:“按那个,打了”

只不过“那个”在泉灵心中代表着“约定”.在仕超心中代表

着“原则”.

其实,泉灵本该追着看一眼打分表的,恰恰她没看,信任而满足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仕超觉得这种信任给了他巨大的压力,确实是这样,平常在公司里,如果一个管理者对下属充分信任,下属反而会怕辜负领导而更加努力。越是事前审批、事后评估,越让下属觉得泄气。

评标会结束的那天.泉灵按照约定在拿到手机的第一件事就加了仕超微信,并将自己的微信名从“Cindy”改为了“泉灵"。

随后的日子里,他们各自回到各自城市的分公司,一直保持着联络。有时吐槽公司的奇葩事,有时一起讨论工作,虽然处于不同城市,但各个地市移通公司的工作内容类似,大家相互提醒、共享信息,反而能促进工作;

仕超减少了与晓静微信上的互动,晓静也是个懂事的人,关于评标她故意不问。仕超这七天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晓静一概不知道。

随着时间的流逝与工作的繁忙,再加上仕超母亲突然患了中风,仕超的注意力转移,几乎完全忘记评标的事了。

一个月后的一天,早上刚到办公室,仕超打开手机看到微信来了一条信息:“上次评标的结果,出来了。天意传媒全体员工,感谢您关照!小赵敬上”

其实仕超对这个小赵根本没什么印象,在应酬场合相互加个微信但不聊天,实属平常,平时小赵发来的年节祝福他也没回过。这次他真想回复一句:其实你们中标全靠自己实力,我根本没关照过你们。

最后还是算了,不如就顺水得个人情吧。说不准以后用得着这种人脉关系。

仕超最近确实想利用一下合作商的人脉关系网,收钱收礼是明目张胆违规,他绝对不敢,但如果有人能帮他介绍个靠谱的医院医生,他将感激不尽、欣然接受。

因为他老妈中风,最近在住院。开颅手术一定要找个好医生.他每天跑医院接触医生护土多了,越发感受到有关系就能获得好床位,就能优先拍片子.更加关键的是能找到厉害的手术主刀医生。

因为医院没有认识的人,他十分焦虑.

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仕超与微信上中标的天意传媒小赵聊天,三言两语几句话,就马上落实了医院问题.因为小赵的老板正好认识省城人民医院的脑外科专家兼脑外科主任.几个电话就安排好了,三天后在省人民医院由这位专家亲自手术.

仕超从小跟妈妈相依为命,老妈就是他的一切.只要能治好病.仕超愿意担负任何压力,包括接受这种合作商中标带来的隐形利益输送,如果有人举报,他也愿意接受惩罚。

由于忙转院的事,仕超几天没有与泉灵发微信,可能泉灵工作忙,更没发过微信给他.

直到仕超母亲手术的前一天,收到一条来自泉灵的微信:“中标结果出来了,星瀚广告价格本来不高,怎么就没有中标呢?!”

仕超注意到,这个问句后面,是问号加了一个感叹号。

“我不清楚,对不起,回头我查查哈,现在有点忙。”仕超确实有点忙,满脑子都是母亲的病情,过一会马上就要手术了。现在实在无心回忆深究,当时他是怎么评分的。

“你到底打了多少分?当时。”泉灵秒回了一句

“既然你们都离婚了,为何还要这么照顾他公司呢?情缘未了?”

仕超说出了憋在心里很久的关键问句.

泉灵再也没回信息,估计是无可奉告或是生气了吧

二人开始互不理的"冷战”.

仕超母亲的手术很成功,省城大医院就是大医院,专家医生就是专家医生,赞!

他觉得长舒了口气,压抑心头的重石落了地,安顿好一切后,他坐在病房外面走廊的长椅上发了一条感谢微信给介绍医生的天意传媒小赵。

小赵回复说:以后还望多多关照。利益交换之心,昭然若揭。

走廊里角落,有个农民模样的大姐在打电话:“喂!明天手术了,你们赶紧过来个人,三姨、二姑都过来照看一下嘛。嗯——要十几万吧”

大姐挂了通话后,一直对着窗外看,不住的用手背抹去脸上的眼泪。

仕超看得明白那是对亲人生命的担心与高额医疗费的为难。

虽然国家有医保,但这个城市大部分是外地人,很多人都是要回老家当地的社保局去报销,不但自己要先垫钱,而且到最后,最多也只能报40%。

别说挣钱不易的农民工,就是仕超这个准中产阶级,这些天已然花去了他大半积蓄,唯一不同的是仕超凭关系找到好医生做手术,且不用排队.他已经很知足很知足了。

走廊人群中,突然闪现一个仕超有些似曾见过的身影.

粗短身材,秃头。

“这不是泉灵的前夫吗?很像赖昌星的那位秃头!’,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尾随秃头,想看个究竟。

在走廊尽头的病房,那应该是秃头的母亲,白发苍苍、面无血色,走廊尽头的病房离护士站最远,是那种病情不紧急重要,护士有空就过去看看,但是需要长期驻守的钉子户住的地方。

仕超知道那个屋子里的病人全是住院长达一年以上的人,术后康复有问题,无法生活自理,因此要专门花钱雇护工24小时照看。

所需的花费简直是天文数字,时间一长,再有钱的人,都未必承担得起。——仕超之前最担心的就是自己母亲成为这种,好在现在不用特别担心了。

仕超假装散步,来回经过那个病房门口,看到秃头在忙活给老母亲喂饭,然后清理柜子杂物,好像还在安慰说着一些话。他老母亲整个人十分憔悴,但此刻的眼神好像正在根据秃头所说,出神地想象着什么。

夏天热,赖秃头自己满头大汗,还在给母亲用湿毛中擦脸和脖子。他花钱雇来的护工,正斜倚着墙,歪着脑袋,悠闲地看着秃头忙碌。

等他忙活完,将母亲吃完的餐食盒子端出来准备扔掉时.

仕超迎上前主动说:“你好!”

秃头男愣住了.显然是没认出来,但也附和着说:“你好”

仕超跟着他并肩走.

“您是?”秃头男歪着头问.秃头之所以没认出仕超,是因为最近忙着医院的事,没吃好没睡好,仕超整个人瘦了一圈。

“哦,我也是在这照看病人的,主任刚做完手术,幸亏还行”

“哦,主任给做的!关系不浅吧?我可是在这儿一守就是两年了,以后有不明白的尽管找我,这一片儿我都熟”.

仕超觉得这种生意场的人已习惯于现实利益的交换,看到仕超有能力找主任做手术,就觉得仕超是个有价值的人。在他们的世界里,不是你帮我,就是我帮你,然后大家成为彼此的人脉,相互利用以控掘利益,这就是所谓的人脉关系网;

以前,单纯的他本能的抗拒这种世俗三观.但现实逐渐让他至少能理解,比如在医院看病,你没有关系,就可能等死。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这个秃头虽然世故,但不乏孝心,自己开个广告公司拼命想中标,还是可以理解的。

自封为清流的王仕超不也为了母亲,乖乖接受合作商的帮忙吗?

显然,王仕超与赖秃头有个共同点,奋斗的动力就是为了让老妈健康活着,这有什么错呢?

在交谈中,仕超并未提及当时曾在温泉酒店见过的事,也是为了避免彼此尴尬。毕竟他的广告公司并未中标,也因为此事,仕超看到他老妈在病榻的样子,突然产生了莫名的负罪感。

他结束了与秃头的对话后,赶紧掏出手机,在微信好友里找到泉灵。

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该说什么。总不能说“喂,我刚才在医院遇到你前夫了。”

琢磨半天,他只打了两个字:在吗?可是发送出去的信息显示被拒收!

原来,泉灵把他拉黑了。

热门小说推荐:宠妻撩人〕〔情不知所已〕〔请且涟漪〕〔冷情特工的温柔乡〕〔向日葵般的爱〕〔网游之人在江湖飘〕〔仙帝番外仙界〕〔关于生活〕〔梦与幻的异界〕〔网游之极光之门〕〔器灵之万灵绽放〕〔得了臆想症的我〕〔网游之无限征途〕〔凌雪飞花〕〔末世暗黑纪元〕〔战姬女神〕〔傲凌雪传〕〔择灭〕〔我的未完成〕〔女穿男之我要做将军〕〔律少宠妻无度〕〔琉璃绝唱〕〔魔王大人要当偶像没搞错吧〕〔后灵〕〔心机父母〕〔EXO之醉倾城〕〔时纪〕〔总裁霸爱梦若浮生〕〔卡利姆多〕〔灵魂互换仪之甜天〕〔隔绝之地〕〔天定夫妻之情深缘浅〕〔玄门小道童〕〔快穿之喜欢你追着你〕〔神奇宝贝之万能金币〕〔十二点灵异电台〕〔冠绝万界〕〔基因重生〕〔刻之印〕〔瓶邪之狼人古国〕〔逆天狂才邪君宠翻天〕〔不明下落〕〔精灵宝可梦之天境之谜〕〔侠行醉梦人〕〔小妾不得宠〕〔剑侠纵九州〕〔大佬从不闯荡江湖〕〔剑断痕星〕〔乖乖抱抱〕〔英雄联盟之末日霸主〕〔弃子成皇〕〔比较爱丽丝的梦〕〔火蓝之相守永远〕〔倾尽浮生遇见你前传〕〔玉剑之成王败寇〕〔橙色夕阳〕〔五行成仙诀〕〔另类的江湖〕〔画中的世界〕〔吸血鬼骑士之魔界殿下〕〔误闯王爷心〕〔异世界的训兽师〕〔荒诞之国〕〔五大绝技之五行之术〕〔古墓怪谭之鬼打墙〕〔呆冷傲娇配暖阳腹黑〕〔霸道总裁的小檬妻〕〔墓九寒〕〔绿了芭蕉〕〔凤凰涅槃之日〕〔天痕起源〕〔天天都幽默〕〔心梦界〕〔修仙之富贵险中求〕〔青风挽〕〔酔饮江湖剑笑春秋〕〔穿越之逆天狂妃废物三小姐〕〔梦衍记〕〔恶魔四少恋上恶魔四小姐〕〔末世炼尸术〕〔庐林奇踪〕〔安平公主〕〔逆仙光〕〔清尽一切只为爱你〕〔鬼之奏鸣曲〕〔雨剑心〕〔灵异不觉〕〔银发鬼才之狂傲魔尊〕〔魔兽竞技之王〕〔都市之土豪人生〕〔浮生若梦曲〕〔总有个人会带你去远方〕〔停尸间的少女公敌〕〔九州圣王志〕〔同窗你别闹〕〔东京喰种神寂〕〔倾世妖娆妃:宠妃很萌很嚣〕〔七彩花园〕〔大道梦歌〕〔莽荒天辰记〕〔狐尾依依满君心〕〔新天师捉鬼〕〔江风不归〕〔日本的中国姑娘〕〔两世妖仙〕〔啊往事如烟〕〔仇寇〕〔兽与人〕〔魔都阴阳师〕〔如果是这样〕〔漂浮大陆〕〔圣魔荒芜世界〕〔永恒修仙记〕〔蓝色锦衣血春刀〕〔命运宏图游戏〕〔首席总裁的霸道宠婚〕〔网游之圣魔法师〕〔极品校花惹不得〕〔美丽的诅咒〕〔漆黑月光
最新入库小说:玩命王妃〕〔一条狗引发的血案〕〔寻亲旅恋〕〔清素若九秋之菊〕〔妹妹是假少女〕〔清素若九秋之菊〕〔推倒相公〕〔倾城落雪〕〔兽皮人的复仇〕〔冰封炽热的世界〕〔巅峰枪王〕〔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茗琴〕〔盗墓王者〕〔道士爷爷〕〔绯色断罪之人〕〔血液羁绊〕〔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网游之争王记〕〔鬼王的傲气小姐〕〔末世来临之末〕〔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三千纪元〕〔人鱼公主你别跑〕〔绯色断罪之人〕〔开封有个哑娃娃〕〔蚁恋〕〔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无忧城〕〔万界崇凰〕〔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温柔世子宠溺妃〕〔沧澜锁卿魂〕〔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三千纪元〕〔苍茫末世〕〔万界崇凰〕〔兽皮人的复仇〕〔杂牌神算〕〔道士爷爷〕〔快穿之boss别黑化〕〔茗琴〕〔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问仙之旅〕〔名侦探柯南续篇〕〔敲响天际之门〕〔神坑穿越瓦罗兰〕〔鬼王的傲气小姐〕〔传说之下之时间线〕〔二世奈何又逢君〕〔菲花之梦〕〔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魔兽世界编年史〕〔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起源方程式〕〔总裁大人太温柔〕〔刻浊星逝〕〔利刃侠〕〔构世〕〔二世奈何又逢君〕〔菲花之梦〕〔暮去待你归〕〔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有主见的方润〕〔腹黑总裁我以有约〕〔巅峰枪王〕〔神坑穿越瓦罗兰〕〔我是太皇太后〕〔花落的瞬间〕〔觉醒之天下为敌〕〔花落的瞬间〕〔爆裂飞车之风之子〕〔网游之均衡天地〕〔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落花下分开过〕〔血液羁绊〕〔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未央月影〕〔清素若九秋之菊〕〔洛克王国之征途〕〔七日记〕〔EXO之为爱起舞〕〔眉间轻点泪花妆〕〔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白日极夜〕〔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年年岁岁声声慢〕〔大时代战事〕〔香草布丁选项〕〔重生之不再遗憾〕〔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觉醒之天下为敌〕〔夜色镇迷案〕〔最强末日系统〕〔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凤舞九天必以长情〕〔末日狂帝〕〔祸国小妖妃〕〔人鱼公主你别跑〕〔重生之不再遗憾〕〔超时代:自由世界〕〔三世千絮若迷离〕〔囚爱之邪帝霸爱〕〔后洛神赋〕〔妹妹是假少女〕〔灵律神界之悲城〕〔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我负子戴〕〔重生之不再遗憾〕〔香草布丁选项〕〔神坑穿越瓦罗兰〕〔寻亲旅恋〕〔归时繁花尽流光〕〔暮去待你归〕〔祸国小妖妃〕〔菲花之梦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